kok全站体育登录
展开分类
收起分类

2022年第三季度幽默故事获奖作品新鲜出炉

2022-10-18 17:46:22

  2022年第三季度幽默故事获奖作品新鲜出炉由《故事会》杂志社与上海金山区山阳镇“中国幽默故事基地”联合举办的“2022年中国十大幽默故事”评选活动,正如火如荼进行中。

  陈二表确实一直在练习书法,但谁也没想到,这家伙居然自学成才了。俗话说,穷在闹市无人问,富在深山有远亲,当天就有几个好哥们登门祝贺。除了祝贺,他们还有更重要的来意,就是借钱。

  “二表,我盖房还缺点木料钱。借我点,不用多,三个字就行。”口一开,接二连三地有人接茬,有的说买老牛还缺两个字,有的说做买卖还差一个字,实在不行,半个字也中。陈二表却说:“谁说我一个字一万块?一块钱都没人要。”他这显然是推脱搪塞。

  见陈二表这副德行,哥们几个都不高兴了,纷纷谴责他:“发达了就忘了好哥们,借给我们几个字算啥?”“好哥们就该有福同享有难同当,能像你这样吗?”

  陈二表被骂得狗血喷头,终于承认了:“别说了!我在景区写字,一个字一万块,确有其事。”几个哥们乐了,心想不虚此行。然而,陈二表突然声泪俱下,说:“那钱不是给我,是我给他们!”

  有个哥们惊讶道:“怎么回事?”陈二表说:“我在景区古墙上用石块写了‘陈二表到此一游’,被告啦!法院判我赔七万块,一个字一万。”说着,陈二表拿出了判决书给大家看,白纸黑字红印章,千真万确。

  几个好哥们转身要跑,被陈二表一把拉住:“都是哥们,不能见死不救吧?一人帮我解决一个字。”

  早些年,有个叫刘二的混混儿,非常迷信,有次他遇到了个看相的,那人说刘二跟“8”有缘,这个数能给他带来好运。在那之后,刘二就跟着魔似的,对这个数特别在意。

  这天,刘二在街上碰见了老友铁头,铁头兴冲冲地跑过来,刘二却不抬眼,只是把怀表拿出来盯着,嘴里说着:“等会儿啊,再等会儿。”铁头跟他一起盯着怀表看,却不知道刘二在搞什么名堂,直到刘二大叫一声:“长针指到8了!”说完,他这才抬头跟铁头寒暄起来。

  铁头早听说刘二对“8”的在意,没想到魔怔成这样,苦笑着摇了摇头。刘二要请铁头吃饭,选了个门牌号带8的饭馆,找了进门数第8张桌子坐下,点了8道菜,还催着店小二8分钟上完菜。

  刘二却听不进去,摇头晃脑地说:“这事儿啊,讲个心诚则灵,我就信这个数跟我有缘,凡事沾‘8’肯定吉利,能沾必沾。”可是,刘二很快就尝到了苦头,两个人吃8盘菜本来就太多了,刘二又坚持要喝完8杯酒,结果刚出饭馆就“哎哟哟”闹起了肚子。一时间,刘二腹痛如刀绞,大汗淋漓,幸好不远处有个厕所,刘二赶忙钻了进去。

  铁头在外面等啊等,估摸着时间已经超过8分钟了,正疑惑呢,只听刘二在里面叫他:“铁头,要不然你先走吧,别等我了!”铁头一愣,问他出啥事了,刘二喊道:“唉,我在这儿被蚊子咬了5个包,还得等一会儿,等咬够8个包,我就出去!”

  小刘今年三十三,在农村属于大龄剩男。村里女孩本来就少,还纷纷外出工作,小刘想找个人恋爱都难。

  最近,小刘在自家小超市门口支了一个摊子,说是“义务修理各类电子产品、小家电”。

  邻居耿大爷找到小刘,说家里电视坏了。小刘二话没说,跑到耿大爷家帮他鼓捣。耿大爷有个侄女还没成家,在广州上班,小刘旁敲侧击,问起了她的情况。耿大爷说:“我侄女已经在广州落户喽。”言下之意,甭打她的主意!

  没几天,村民张叔也找到小刘,从兜里掏出手机,说:“闺女给我买的智能手机,里面一个程序被我误删了,能恢复不?”张叔的闺女很漂亮,在上海打工,还没找婆家。小刘撂下手里的活就帮他弄手机,讨好地说:“张叔,有事您以后尽管吩咐。”张叔听出小刘的弦外之音,赶紧解释:“哈哈,告诉你一件喜事儿,我闺女最近找了个对象,是上海的。”

  这周末,小刘看见村头王大哥从摊子前急匆匆地经过,手里拿着个收音机。王大哥遮遮藏藏地说:“我去镇上修一下。”

  王大哥硬是不让看。小刘有些生气:“咋这么生分呢!”王大哥这才把收音机给小刘。

  王大哥尴尬地笑了:“我和你嫂子正闹离婚,她扬言要找个男朋友,一定要比我年轻……”

  张三、李四和王五是同乡,一起到城里做小生意谋生。到了城里,三人就分道扬镳,各自打拼,就这样过了半年,其间三人没有联系。

  这天,张三在街上偶遇王五。听说王五赚了点钱,张三不禁羡慕道:“就数你过得好,我们很久没见,要不请我和李四吃个饭?”王五答应了。

  饭局设在一个不错的饭店里。张三和李四到了后,发现王五还没到,打电话过去,王五让他们先点菜。很快,服务员上完菜。张三和李四一边喝酒一边等王五,喝着喝着,两人开始大吐苦水。张三说:“我刚到这里,身上没啥钱,看见有人‘高价回收’,就把带来的古玩拿去卖了,谁知,最后才发现,对方给的价格低得很……”

  李四也叹口气,说:“我也很惨。我想开店,发现城里到处贴着‘旺铺出租’,以为赚钱很容易,就随便找了个房东签约,没想到,生意居然差得要命,要干不下去了。”

  两人越说越郁闷,酒越喝越多。张三醉醺醺地说:“我觉得,‘高价回收’是这里最大的谎言。”李四摇摇头说:“不,‘旺铺出租’才是……”两人争论不休,这时,服务员走过来,冷冷地说:“你们都错了。”张三和李四都怔住了:“为什么?”服务员并不解释,反问道:“你们还在等人吧?”两人点点头:“是啊,你咋知道?”

  服务员一脸不屑地说:“你们一直开着免提打电话,一共打了七个,对方的回答全是‘马上就到’,这才是最大的谎言啊!别等了,都坐四个小时了,你们该结账啦……”

  奶奶见大军两手空空地回来,轻轻叹了一口气,从屋里拎出两箱奶,说:“往年,你每次回家都要给你贵二爷和你三婶带点礼物,这次也不能例外。你把这两箱奶给他们送去吧!”说着,奶奶还分别拍了拍两箱奶,叮嘱道:“千万别弄错了,这件给贵二爷,这件给三婶。”

  大军正玩手机呢,他头也没抬,只是斜眼瞟了瞟,见一箱是中老年高钙奶,一箱是营养豆奶。他点了点头,说:“知道了。”

  贵二爷年纪大了,三婶家的小妹妹最爱喝豆奶,大军自然知道这两箱奶该怎么送才合适。他还长了个心眼,特地看了看两箱奶的生产日期,还好,都没有过期。

  趁奶奶在厨房做饭,大军便拎着中老年高钙奶去了贵二爷家,又把营养豆奶送给了三婶。

  中午吃饭时,奶奶又问起大军送奶的事。大军有些不耐烦地说:“哎呀,我又不是小孩子,还不知道该怎么送吗?中老年高钙奶肯定是给贵二爷……”不等大军把话说完,奶奶急得直拍大腿:“反了,反了!”大军从未见过奶奶如此着急,不由得吓了一跳:“啥反了?”

  “哎哟喂,小祖宗,你把奶送反了!”奶奶愁眉苦脸地叹息道,“你呀,跟你说话,你压根没听进去,就知道玩手机!你知道不,那箱中老年高钙奶就是你贵二爷在我生日那天送我的;那箱营养豆奶,是你三婶说,家里买多了,孩子喝不完,拿来给我喝的!”

  大明是个大龄未婚男青年。这天,他接到同学小芸的电话,小芸想请大明帮忙演场戏,今晚陪她吃顿饭,让她母亲在饭店外瞧见了,就不逼着她相亲了。

  大明却说自己要打游戏,没空。小芸急了:“你陪我吃顿饭,我给你500块钱,怎么样?”

  大明又问:“饭钱算谁的?”小芸气得直咬牙:“当然算我的啦,你这个二货!”

  当晚,大明来到饭店,小芸果然已经在等他了,还点了几个好菜,欢快地说:“老同学请坐,放心吧,菜钱我付过啦。”

  大明一听,坐下就开吃。想到自己白吃一顿,又能赚到500块,他不禁开心极了,忍不住妙语连珠,逗得小芸花枝乱颤。

  吃完饭,小芸眼波流转,说:“大明,其实……我一直偷偷喜欢着你,要不,从现在开始,咱俩假戏真做怎样?”大明惊讶得跳了起来……

  母亲问他怎么了,大明说:“我就说有陷阱吧。吃完饭,小芸居然说她早就喜欢上我了,想跟我谈恋爱,这不明摆着想赖账嘛。”说到这里,他一脸得意地从兜里掏出几张大钞:“我才不上她的当呢,看,500块,一分不少!”

  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,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,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,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。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。